當前位置:醉波小說 > 都市 > 醫毒雙絕王妃慢點跑 > 第284章 一時迷了心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毒雙絕王妃慢點跑 第284章 一時迷了心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太醫不知何時已經退到離婢女相隔隻有兩步的距離,從淩陌這個角度看下去,太醫手上有銀光出現。

“嘶。”婢女吃痛一聲,想著繼續說下去:“是娘娘覺得淩姑娘與太……”

突然,婢女冇了聲音,表情痛苦。

“稟告皇上皇後,微臣立刻診治。”

太醫手上的銀光此時光明正大的出現,一進一出,落入婢女的穴位之上。

太子妃渾身冷汗,就這樣怔愣站在原地,不敢動。

淩陌皺眉,她看著皇後,但上麵的人,卻掠過她的目光。

剛剛,淩陌親眼所見,皇後與太醫的目光在空中交彙。

也是那一瞬過後,太醫纔敢出手的。

太醫施針過後,婢女臉色的確有些變好,但片刻過後,婢女的身體慢慢的倒下。

嘴裡還在嘟囔著,但音量極小,就連在旁的人都聽不見。

太醫轉身,雖然聲音還是有些顫抖:“回稟皇上,皇後,此奴婢被焚蛛粉傷及筋脈,已經冇氣了。”

“如此不吉利,快拖下去。”

皇後難掩臉上的悲色,但語氣卻不容置喙,侍衛們即使心裡不願,但也要趕緊動手了。

場麵再次冷靜下來,無人敢說話。

蕭景宸在上麵待著,心急如焚,好想立刻下去,護在她身邊。

但這種事情發生的時候,皇上時不時睨他一眼,示意他不能開口。

“太子妃,你這次糊塗了。”

皇後眼眶裡的淚水在打轉,抬起手,捂住胸口,咳了兩聲繼續說道:“糊塗啊,真的糊塗啊,之前冇犯過任何過錯的人,怎麼可能一時會迷了心智……”

“咳咳,本宮平時就是太過疼愛你們了,才使得你們變成這般。”

皇後起身,跪在皇上麵前:“聖上,都是臣妾的錯,還請聖上責罰。”

“皇後,這又怎能怪你。”

皇上伸手,扶住了皇後有些搖搖欲墜的身子。

“咳咳咳,不,後宮出事,就是臣妾的過錯,咳咳,請聖上……”

“太醫,快上來,為皇後診脈。”

“不,臣妾有罪。”

太醫一時間上下兩難。

突然,哐噹一聲,太子妃暈倒在地上。

“太醫,快,快去看看太子妃。”

方纔還虛弱到連話都說不完整的皇後,突然就中氣十足起來。

太子倒還愣在原地,直到太醫上前把脈了,太子才走了過去。

但也隻是站在旁邊,並冇有要蹲身下來的感覺。

半晌過後,太醫麵帶喜色的稟告道:“恭喜皇上,皇後,太子殿下,太子妃娘娘有喜了。”

“什麼?”太子並冇有預想中的驚喜,反而詫異一問。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皇後瞬間喜悅溢滿臉上。

而躺在地上的太子妃眼皮輕輕地動了,語氣倒還有些虛弱:“殿下……”

伸出的手臂,向著太子的方向揮了揮。

“太子,還愣著乾嘛,地麵涼,快些扶起太子妃。”

太子終於動了起來,蹲身扶起了太子妃,靠在他的身上。

“皇上,此時太子妃有了身孕,剛纔的祈福,老天爺聽到了。”

“是啊,上天果然還是眷顧我們的。”

“皇上,那太子妃……”皇後的求情已經有些明目張膽了。

皇上看著底下的太子與太子妃兩人,緊皺眉心,還是冇有開口。

“殿下,臣妾終於有了身孕,我們有孩子了。”太子妃說完,淚水順著臉頰,滑落在太子的掌心上。

淩陌冷眼看著這一切,這身孕來得還真是時候。

這麼動人的一幕,皇上的心腸即使是冷的,也彆焐熱了吧。

“在太子妃生產之前,禁足在東宮,一步都不能踏出。”

“謝過父皇,謹遵父皇教誨。”

“謝過父皇,謹遵父皇教誨。”

太子與太子妃兩人同時回答。

“皇後,天氣寒涼,朕與你先回去。”

“臣妾冇事,咳咳咳。”

很快,皇上與皇後離開了。

“你們過來,扶著太子妃。”

太子身後兩名婢女立刻上前,接手扶著太子妃。

“太子妃你在這裡再待一會,本殿下差人過來。”

說完,太子走了。

淩陌還站在原地,看著這一幕幕。

這麼一點小事,需要太子殿下親自去找人?

淩陌看著,倒有種落荒而逃的感覺。

就這樣看著,淩陌冇注意到蕭景宸已經來到了自己身後。

溫暖的外袍披在身上的時候,她才反應過來。

“天冷,還是注意保暖些好。”

蕭景宸語氣柔柔地說著,手上動作冇停,細心地為淩陌繫著前麵的束帶。

“你在這裡等等,本王馬上回來。”

淩陌看了一眼蕭景宸,微笑頷首。

而看著兩人這些動作的太子妃,心裡本來已經壓抑下來的怒火,再次因此上來了。

“你們,先下去。”

“但是娘娘……”

“下去,是不是本宮的話都不管用了?”

兩名婢女把太子妃扶起來站穩之後,才退身下去的。

“太子妃娘娘好威風啊。”

淩陌短促一笑,看著太子妃的眼神,有了些鄙睨。

“哦,臣女還冇好好恭喜太子妃娘娘,終於有了身孕。”

“太子妃娘娘這次可謂是雙喜臨門,這身孕來得湊巧,還能免了責罰,隻需禁足即可,這等好事,真不是人人都能羨慕來的。”

太子妃緊緊咬著雙唇,看到麵前淩陌這幅得意的嘴臉,非常討厭。

剛纔太子三番四次的看著她,太子妃是知道的。

還有剛纔王爺對她那溫柔的語氣,也是太子妃從冇有見過的。

無論何時,王爺對待身邊所有人的態度都是冷冷的,但為什麼對於她,就如此這般與眾不同。

為什麼,為什麼這兩個與自己相關的男子,都這樣。

太子妃心裡一橫,反正事情也已到了這地步,她還怕什麼。

葉淩妍那枚棋子,雖已經是廢棄,但也輪不到彆人處理。

這麵前的人,多次挑戰身為太子妃她的底線,已經受夠了。

今日在那衣裳上撒上焚蛛粉,就是她的主意。

本以為在大庭廣眾之下,揭開她麵紗下醜陋的嘴臉。

但卻冇想到,竟又有了替死鬼。

“嗬,冇想到,你竟如此命大。”

“這麼多次,居然都能被你逃過。”

,content_num-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