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醉波小說 > 都市 > 我的七個絕色姐姐 > 第709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的七個絕色姐姐 第709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四十分鐘過後,一隻巡邏小隊來到這裡,然而他們看到的,隻有二十五具排列整齊的屍體。

對方隻是上前檢查了一下,就立刻引起了巨大的爆炸!

屍體下麵,藏了李牧臨時蒐羅來的爆炸物,數量足有三四個,加上車子裡剩餘的油,又是一個全滅!

這是金三角慣用的伎倆,冇想到這次中招的卻是他們自己。

而此時的李牧,已經繞了個大圈,來到了武裝分子山寨外的罌粟田,這次,他打算換個位置換個方式混進村子裡。

罌.粟是一年生草本植物,三四月份播種,七月分開花,八月下旬種子就成熟了。

此時正是罌粟花開的季節,此時漫山的罌粟花全都開了,這種魔鬼植物的花色很多,一眼望過去整個山坡都是七彩繽紛的花果煞是美麗。

清晨的金三角晨霧飄蕩,李牧站在山坡上向下望去,隻見不少穿著灰布麻衣,頭戴草帽扛著鎬頭的粟農在田間勞作。

看著這寧靜的一幕,李牧起伏的胸膛也漸漸平息下來。

但是,當李牧定睛朝著山坡下望去的時候,他的瞳孔頓時猛地一縮。

眼前這些粟農,居然身上都有殘疾。

有的是瞎了一隻眼,有的是冇了幾根手指,甚至有的人少了一隻手!

這些人並非天生殘疾,他們身上的這些傷,都是潘查將軍的手下留下的懲罰。

隻要有人抗拒種植這些作物,或者產量成色不好,就會被武裝分子們殘忍地施以處罰。

可以說,金三角最苦的人,就是這些種植魔鬼植物的農民。

他們的世世代代都像工具人一般,一生為毒販們種植這些作物。

而這些作物,更是給整個人類族群帶來的巨大的傷痛。

每年,不知道有多少人,被這些魔鬼植物,害的家破人亡,妻離子散。

想到這裡,李牧深吸了一口氣,揹著槍,順著田間小路朝寨子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粟農們都乾著自己的活,見到李牧路過,全都頭也不敢抬,鬆土拔草乾的更賣力了。

有幾個監工,手裡拿著皮鞭,坐在涼棚裡打牌,老遠就看到了李牧。

不過,在經過李牧初級化妝術的易容後,他的樣貌已經跟村子裡的東南亞人看起來差不多,加上傷口包紮的掩飾,看起來倒還真挺像那麼回事兒。

李牧也是藝高人膽大,就這麼一路走過去,棚子裡的人看他,他還對著人家點了下頭,然後徑直順著小路走進了村子。

涼棚裡的武裝份子們都在忙著打牌,也冇人看清李牧的樣子,村子裡受傷的人多了去了,他們又不是負責盤查的巡邏兵,自然不會有人閒的蛋疼,跑出去十幾米上前詢問李牧的身份。

當然,這前提是李牧是個東方人,而且走的太過泰然自若,所以實在很難懷疑他的身份。

......

早上的村子不算太熱鬨,家家屋頂冒著青煙。

粟農們不管男女都要去上田,武裝分子們則因為經曆了昨天的大戰損失慘重,因為人手不太夠,加上夜裡嚴防,所以清晨村子裡的大後方並冇有什麼人,甚至顯得有些冷清。

李牧是受過專業訓練的高級特種兵,當然不會露出那種東張西望引人注意的神態。

他走路的姿勢既不鬼祟,也不張揚,雖然看起來目不斜視,實際上已經利用眼角餘光將村內的大街小巷摸了個透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