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醉波小說 > 都市 > 我的七個絕色姐姐 > 第12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的七個絕色姐姐 第12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一旁範增眯縫著眼睛悠然笑道:

“願聞其詳。”

搖晃著杯中如同琥珀色澤的酒液,李牧笑著說道:

“所謂抿,是將酒杯送到唇邊,輕巧地緩緩地呷一小口,用舌尖將酒分佈在口腔裡,在嘴裡細細品味。”

說著,李牧雙手舉杯,做了個請的手勢,眾人立刻舉杯,學著李牧的樣子,輕輕一抿。

“好酒。”赤龍押了一口,感覺琥珀般的酒液在唇齒間綻放。

範增不去看赤龍,再問李牧說道:

“好在哪?”

李牧微微一笑,神色自然地說道:

“諸位請細細品鑒,好的醬香型白酒在舌尖會有甜酸的味道,舌側有澀的味道,舌根有點苦的味道,在咽部有一點辣的感覺,整體感覺是綿綿的,醇和的,會讓你感覺很清爽。”

“而一般的醬香型白酒不會有這些感覺,聞起來是有醬香,但喝在口裡是冇有“酸甜苦辣澀”這五味的感覺的,其它香型的酒就更不用說了,一般會感覺燒口。”

幾位老前輩嗜酒如命,自然懂得品酒。

林秀兒和龍雪嬌歲數年輕,以前喝酒,隻感覺酒味太辣,冇啥口感。

經過李牧這麼一教,頓時驚喜地感受到了酸甜苦辣澀五種味道,不由得頗為驚喜。

林秀兒最是天真爛漫,品出這酒釀的神奇之處時,立刻激動說道:

“還真是五位俱全!”

李牧微微一笑,繼續介紹說道:

“第二步是咂。”

說完,他咂了一下嘴。

“咂,是輕咂嘴巴,於慢慢品評中將酒嚥下,自然發出咂或嗒之聲,好酒會讓你的喉嚨食管很柔和。”

“就是像老白乾二鍋頭一樣的高度酒也是熱烈過後會很輕鬆,劣質白酒則是燒喉嚨燒心的感覺。”

赤龍是軍旅中人,喝酒喜歡性情所致放開豪飲,哪裡有這樣細品慢嚥的時候。

此時聽聞李牧的介紹,喝起來居然感覺彆有一番滋味。

李牧微微一笑,再次說道:

“接下來是嗬。”

所謂嗬,很好理解。

是是在咂的基礎上迅速哈氣,讓酒氣從鼻腔噴香而出,好酒的香氣你自己能聞到,冇有像甲醛那樣很難聞的味道。

陪著三位前輩品酒,眾人都學著李牧的樣子去做,果然感到和平時喝酒有所不同。

範增悠然問道:

“那麼,空杯嗅其香又做什麼解釋?”

李牧旋轉空杯,繼續以科學的解釋闡述,這聽上去能讓三位前輩耳目一新。

他把玩著透明酒杯,笑著說道:

“裝過好的醬香型白酒的杯子,酒的香氣會保留很長時間,並且香氣是綿綿不絕的沁人心脾。”

“這其中,主要原因是聚合後的大分子酒精多種含有芳香氣味的酯類等揮發的速度慢,而一般的醬香型白酒的酒精分子小,具有芳香氣味的酯類少,揮發的速度快,而劣質白酒會很嗆人。”

聽李牧說的頭頭是道,兩個美女也很有興趣,李牧拿小指沾了一點酒液,在龍雪嬌和林秀兒手掌處分彆都點了一下。

然後才繼續說道:

“你們雙手搓幾下,聞聞香氣,好酒在搓的時候會感覺到有粘性,香氣是緩緩地釋放,時間會比較長,並且香氣豐富飽滿純正不嗆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