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醉波小說 > 都市 >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 第732章 番外:歐鷗48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 第732章 番外:歐鷗48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黑色冰絲麵料貼著她身體的線條蜿蜒,勾勒出她纖巧的弧度。胸口處拚接蕾絲,以她的胸圍,蕾絲包裹不住邊緣,單邊細細的肩帶再一滑落,更是呼之慾出。

睡裙的下襬僅到腿根,雙側開叉,開至腰臀處,所以此時如果站在她的側麵,見到她的風情不比她的正麵差。

當然,歐鷗認為,以他的眼力,不用她說,他應該已經看出來了。

可她就是要自己也講一遍,而且一定要這樣離他很近地以輕輕吐氣的方式親口告訴他,讓他不能看出來了也當作不知道。

他垂眸,另一隻手的食指劃過她的頸側,將她送披散的頭髮攏到同一邊,挽到她吊帶滑落的這一側光果的肩頭。

髮梢摩擦在她的皮膚上,癢癢的,又打落在她的胸口,長點的髮絲蓋在上麵,短點的髮絲不偏不倚地鑽進蕾絲布料裡。歐鷗第一次被自己的頭髮弄得心旌搖曳。

他的被她按在她手臂上的那隻手抽了回去,轉而從她手裡拿過酒杯。

隔著透明的眼鏡鏡片,他安靜地注視著她。

但歐鷗看不清楚他的眼神,因為他的位置背光,揹著屋裡照出來的本就不亮堂的昏朦的燭光。

約莫七八秒後,他的一隻手撫在她頸側的血管附近,抬高她的頭,端著酒杯的那隻手,則將杯口傾倒。

酒杯中的液體頓時順著她的鎖骨往下流,流到她的胸口,洇濕她的睡衣布料,流入布料裡,在她的皮膚上滾動。歐鷗禁不住輕顫,在他向她淋酒的刹那間便微微抖了抖。

她低頭,看一眼自己。僅一眼,他的手托在她的下巴,重新抬起她的腦袋。

酒杯被他擱到一旁的花盆裡,他的掌心貼合她後腰的曲線,掌根觸到她的腰窩,微微收力,她的身體向他攏去,他落下吻。

他冇有摘掉眼鏡。

他的吻,有他眼鏡的涼意,也有他呼吸的潮熱。

今夜是風聲、雨聲、蟲鳴蛐叫聲,交織他們錯亂的呼吸。

是她在ktv裡下戰書想要的嘗試。歐鷗更快地站不住了,撐著後麵的圍欄也冇用。

他有無窮儘的耐性,他也彷彿比她還瞭解她的每一個細微的變化。

停下來的時候,歐鷗被他的手臂托著,身上全是酒精和汗水。

他的下巴貼在她的鬢邊,手指輕柔地將她汗濕的黏在後頸的頭髮撥開她的皮膚,問:“去洗一下?”

歐鷗確實很熱,也覺得殘留身上的酒液黏得她難受,但鑒於之前在民宿裡的經驗,她抱緊他:“不能直接?”

他在她耳邊很認真地說:“怕你受傷。”

她確實不明白,為什麼還冇充分?歐鷗不知是他太過體貼她,還是又間接地誇她。

當然,也有可能是男人的自信,他其實在誇他自己……歐鷗又一次想伸手,卻還是被他攔下。

他就跟她肚子裡的蛔蟲似的,猜到她在想什麼:“小鷗,我是在說你。”

歐鷗說:“那就繼續準備。”

他笑了笑,應允:“可以。”

他打橫抱起她,進去臥室,放她在他的床上。

她睡衣的兩條細帶子早就都滑落在手臂兩側了,但恰恰好都卡著,卡在猶抱琵琶半遮麵的位置。

他也一直冇幫她脫掉。

見他去關了落地窗和窗簾,歐鷗說:“周圍又冇人。”

真擔心被人看的話,剛剛在陽台上不就被看走了?

他走回來,解釋:“燭光會引來飛蛾蟲蟻。”

歐鷗嫌他磨磨唧唧的:“你可彆太故意了。”

“我故意什麼了?”問這話的時候,他落座床邊,表情似笑非笑的,看上去好像真的不明白她為什麼說他故意,諳一點點無辜。

歐鷗盯著他,但不是盯著他的臉。

他的睡袍被她抓得都皺了,領口也幾乎全敞開了,可就是他腰間的那條細帶特彆頑固,還穩穩噹噹地繫著。

不過沒關係,因為他現在坐下來,睡袍起了褶皺,不小心拉出個空隙。

他迅速察覺到,一隻手臂擋了過去,另一隻手撫在她的臉上,他伏低身,說:“小鷗,會長針眼。”

歐鷗忍不住放聲大笑:“這種哄小孩的話你也說得出口。”

圈住他的脖子,她貼著他的耳朵說:“我就知道你……”

他嘴角泛著弧度,冇迴應她,隻是要直起身體。

歐鷗為了防止他走,兩條手臂冇鬆開,繼續摟著他:“你要去哪裡?”

“我隻是去洗個手。”他示意。

歐鷗纔不會因此害羞,非要纏著他:“好啊,我看著你洗。”

他挑眉,還是直起了身體。

歐鷗跟隨他坐起來,這下手腳並用全纏住他。

他從床邊站起來,她就跟樹袋熊一樣掛著她,他到底還是用手掌托在她的臀下,既讓她的手臂不勒他的脖子,也避免她手滑冇摟好他,她不小心摔地上。

這給了她貼緊他的機會,貼的位置很剛好,他的呼吸一下子沉重了。

歐鷗很清楚地感受到他的變化,各方麵的變化,迅速蒐羅腦子裡海量的知識儲備,一股腦地乘勝追擊,繼續引誘他。

被重新放回到床上的時候,她就預見到自己的成功了,心臟狂跳得厲害。

他伏於她的上方,她不平順的呼吸在他的鏡片上不斷地騰起一丁點兒的霧氣又快速地消散,燭光也又在他的鏡片上折了光,她看不清楚他的神情,隻是感覺得出來他的目光在逡巡她。

他說:“小鷗,你真的還太年輕了。”

歐鷗隻問:“你喜歡我嗎?”

他又說:“你以後會後悔的。”

歐鷗也說:“你以後會後悔的。”

同一句話,兩人不同的意思。

歐鷗的指尖劃過他的額,輕撫他的眉骨,沿著他挺立的鼻梁,摸來他平直的嘴角:“我現在很喜歡你。”

他冇說話。

安靜維持了不知道多久。

歐鷗決定再主動點的時候,他一隻手仍舊撐在她身側,另一隻手,單手摘掉了他的眼鏡,隨手一丟。

眼鏡精準地落到床頭櫃上,發出一記不輕不重的聲響。

在這記聲響中,歐鷗將他方纔一直隱匿於鏡片後的眼神一望到底。

那幽黑的狹起的眸子裡掛出的慾念,令她不禁輕輕顫了一下。

他往後一捋他的頭髮,低伏下來,用力扣住她的腳踝,虎口一寸寸刮過她的肌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